橘梨纱澳大利亚(图1)

从澳大利亚飞往圣玛利亚的航班每周只有一次,错过了就要在橘梨纱的旅馆待上一周。不过,如果能在当地天堂般的黄金海岸上躺一躺,这一周也并非那么难熬。


  橘梨纱待了三天,等待前往圣玛利亚的航班。他从纽约来,本应当天在此换乘航班,不料定员为四十人的小型螺旋桨飞机出现故障,使他受困三日。这种事情很常见,比利反而因此得以躺卧在南国的沙滩上,享受到短暂的休假。


  飞往目的地圣玛利亚岛约需二小时。螺旋桨飞机终于飞起,也许是故障仍未排除,引擎不时发出堵住了似的怪声儿。比利听着,怎么也无法平静。除他之外,机内看不到别的乘客。肥胖的空中小姐像是美拉尼西亚人,正悠闲地嚼着给乘客的核桃。她吃核桃的期间飞机总不会有事吧,比利如此安慰自己,收回目光去看膝上的平装书。


  突然椅子一动,比利不禁叫出声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打了个盹儿。抬头一看,空中小姐正把他的座椅调回原位。


  “请系好安全带。”


  “这飞机震得厉害。”比利边系安全带边对她说。


  “放心吧,不会掉下去的。再有十五分钟就到机场了。”


  空中小姐说着回到乘务员坐位,把安全带绕到肚子上。


  “来旅行的?”


  “不,是采访。”


  “采访?”


  “嗯。知道《自然天堂》吗?”


  比利拿起摊放在邻座上的自家杂志给她看,空中小姐摇头。


  “人鱼?”


  “呃?”


  “来采访人鱼的吗?”


  “是海豚。采访海豚。这里不是有个叫莱安·诺利斯的学者吗?”


  “啊。”


  “你认识他?”


  “只知道名字。在岛上他是个名人,算是全岛最有名的人。”


  飞机突然倾斜起来,清晨的阳光从窗口射入,在机内转了个圈。空中小姐粗鲁地拉下舷窗的隔板。


  “怎么?这岛上还有人鱼吗?”


  “你说什么?”


  引擎的怪声儿猛地变得激烈起来,二人已经不能再对话。合上书,握紧座椅的把手,比利提心吊胆地望向窗外。


  迷人的翡翠绿海面上,星星点点地漂浮着小岛。其中最大的洋梨形岛屿,就是他的目的地。


  圣玛利亚岛。观光客也很少莅临的南海乐园。


  与澳大利亚东北部的所罗门群岛平行,有片小小的群岛。它位于南纬十三度七分、东经一百五十六度,由九个小岛组成。这片群岛不像所罗门群岛那样有正式的称呼,小岛各自有圣玛利亚、圣埃里诺、圣梵蒂冈等名字。和群岛中最大的岛、洋梨形的圣玛利亚相比,其他岛实在太小,所以也有人把这片群岛泛称为圣玛利亚岛,但这种说法不算准确。至少,在“当地”并不通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