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梨紗新人生意经(图1)

《蝇王》是英国作家威廉·戈尔丁创作的一本寓言式小说, 据传早期投稿了无数个出版社都被退稿, 直到某家出版社慧眼识珠, 将其捡了起来, 策划出版,后来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

这为这本小说行销全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原著的描写其实极为枯燥干瘪, 让人难以耐心去阅读, 但它所讲述的故事却让看过的人都要为之胆寒。

背景设置在未来,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一架搭乘着几十名小孩儿的飞机因遭受攻击被迫将孩子们投在了一座孤岛之上,在没有一个成年人的情况下,孩子们都要凭借它们自己的能力在孤岛上生存, 以期得到救援。

孤岛上于是构成了一个小型的封闭社会。

来自文明的现代社会的孩子们, 一开始采取简单的民主形式进行合作。但随着时间流逝, 恐惧加深, 人跟人之间很快开始爆发矛盾, 出现不同的意见, 甚至为谁来担任领袖发生了分歧和冲突。

明明都只是孩子。

明明身上带着来自文明社会的烙印。

但刻在骨子里的却是一种“恶”的本性, 一旦失去了外在的束缚, 在得救回到文明社会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的时候,原始的野蛮便渐渐占据了统治地位。

孩子们之间相互争斗,相互欺压。

兽性取代理性,□□取代民主, 野蛮取代文明。

他们甚至残忍地杀死不归服的同伴。

文学界普遍认为这是一本严肃的哲理小说, 写的是本该最天真无邪的孩子, 但探讨的却是人性中普遍存在的“恶”。

据说, 好的作家都是要去体察人性里那些深刻的东西。

也许,“恶”也算其中一种吧。

但反正觉得这本书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边斜,心里的很多想法,可能跟他表现出来的行为并不相同。

可惜今天实在是不早了,也的确不算是合适的时机。

程白淡淡说完了自己的好奇,便起身告辞。

边斜送她到门口,看她那边老房子二楼的灯亮了起来,才返身走回去。

*

第二天一早,程白主要处理唐驳和书婉婷入职的事。

这两个人都非常准时地到了律所,坐在程白办公桌对面。

左边是唐驳,今年二十二岁;

右边是书婉婷,今年二十四岁。

他们都很年轻,相互不认识。

唐驳差不多是昨天的模样。寸头,只是听从了程白的建议,今天来的时候换上了一身看上去稍微正式一些的深蓝色西装,但算不上特别合身。

看上去中规中矩。

那黑框眼镜依旧架在鼻梁上,在这身西装的衬托下,越发显出一种刻板来。

第一眼看去,其实很难联想到律师。

书婉婷则要精致很多。

毕竟是出国留过学的,一身收腰小西装,搭着一件颜色鲜亮的桃红丝绸衬衫,领结打成了蝴蝶结垂在胸前,既不让人觉得太过严肃,也不让人觉得太过轻浮。

衣品非常好。

整个人很有气质。

瓜子脸,大眼睛,黑长直,眉目清秀婉约,左边眉梢上还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

单单从两个人的外形看,很多合伙人应该都不会考虑唐驳,会直接选择书婉婷。

包括程白。

只是有些时候,看人不仅仅要看外表。

书婉婷无疑很优秀,但唐驳也很不差。

“老实说,其实你们两个都不算我最满意的人选,但本来也都算是刚入行的新律师,可塑性很强,可发展的空间还很大。”程白是个合格的大Par,也不跟这两个人绕弯子,直接把自己的打算摆上了台面,也好让这两个人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心里有数,“但目前我只需要一名律师助理,并且希望这位助理的能力能达到让我满意的程度。所以我猜你们已经想到了,你们两个人里,只有一个人会在一个月后留下来。”

另外一个人也许可以在这个律所寻找其他的位置,也可以根据个人的意愿离开。

但反正程白就要一个。

这意思无比明确。

唐驳昨天就从程白那边听到了一点口风,更不用说他十分熟悉程白的行事作风,在她这一番话说出口后,他根本没有半分的惊讶,只端坐着回答了一声:“明白。”

书婉婷却是被这消息炸得有点懵。

她第一时间露出了几分愕然的神情,眉头下意识地拧了起来,望着程白,似乎有话要说。

想也知道,她心里不会太高兴。

毕竟原本已经十拿九稳的事情忽然生出了变故,突然加入一个竞争者,换谁都会不爽。

更何况她这对手看上去实在没资格成为她的对手。

但眼下毕竟是在程白面前,就算心里有意见,也不能表露出来。

所以话临到出口,又被她咽了下去。

书婉婷抿了抿唇,也道了一声:“了解。”

这两人的反应都落在程白眼中。

唐驳她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书婉婷的不爽她轻而易举就能察觉,并且能够理解。

只是职场上的很多事情就这么残酷。

随时随地都有竞争。

而身在这个职场上的人,也得做好随时随地面临挑战的准备。

程白其实不想这小姑娘对自己印象太差,所以难得露出了几分和善的笑容,对她多说了几句:“我知道,作为最先被录用的那个人,你心里可能不会特别高兴。但这也是你能证明自己的时候,你可以向我证明我为你加进来的这个竞争者是不必要存在的。”

书婉婷听后,看了唐驳一眼,慢慢道:“您言重了。从程律的角度讲,这就才能挑选出合适的助理,我只是有些意外罢了。您放心,我会努力的。”

这话……

听着总觉得不那么对劲。

说得客气,但心里面还是藏着不满的。

程白眉尖微不可察地一蹙,但她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跟他们简单说了一下一会儿出去找肖月带他们去人事那边走流程。

这件事她早上来已经跟人事那边说过了。

负责第一轮面试筛人的那位HR差点就跟她拍了桌子,显然对她这位合伙人做出的决定非常不满。

没人能高兴。

毕竟这个唐驳是他们已经在第一轮面试里筛掉决定不用的人,可程白偏偏捡了出来,还要录用,这跟打他们的脸有什么区别?

明摆着说HR瞎,不能慧眼识珠。

只是这一点意见和反对还不至于使程白改变主意,她对人事这边的态度不温不火,但异常确定。

章姐负责人事部,也知道在这律所里,跟一位大Par闹僵对他们来说实在不会是好事,更别说还是程白这级别。

所以她出来当了和事佬,好歹把这件事抹了过去。

但消息是压不住的。

唐驳、书婉婷两个人才一进她的办公室,整个律所里就已经传出她跟人事部这一大早闹矛盾还要招两位律师助理的事情。

实话说,这件事不合常理。

书婉婷可是读过JD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比那个二本毕业的唐驳好到不知哪里去,程白是中了什么邪竟然要录用他?

有人猜测,也许是真的能力出众;

有人觉得,法考457分绝非常人能及;

但更多的人自然而然觉得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内情。在国内这种人情社会里,往自己、往朋友公司塞个实习生,或者添个员工,实在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

法考成绩并不说明一切。

显然怀疑这个唐驳跟程白有什么独特的裙带关系,或者利用了什么别人不知道的手段才进来。

连带着的,不少人虽然还不认识书婉婷,但已经有些下意识地同情起这个才刚进律所就要面临残酷竞争的姑娘了。

程白虽然没有亲耳听到,但在过往经历得已经实在很多了,猜也知道外面那些普通律师们会产生怎样的猜测。

只是她根本不在意。

在书婉婷和唐驳相继起身要离开她办公室去人事部办手续的时候,她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叫住了唐驳:“唐驳你留一下。”

书婉婷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了唐驳一眼,才走了出去。

唐驳也有些愕然。

他依言停下,看程白一指前面的座位,便按着她的意思重新坐了下来:“程律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程白办公桌上放着一支签字笔,她拿在手里轻轻转了一圈,才笑着道:“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吗?”

唐驳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程白有些玩味:“我没有告诉别人,我为什么执意要录用你,让你和书婉婷竞争。这种时候,外人一定会产生猜测。不会有太多人觉得你是凭本事进来的,在这个律所里,你可能会得到并不特别友善的目光。也就是说,看似你是被我破格录用的一个,可实际上在竞争环境里,你已经落在了书婉婷后面。”

“我已经得到了自己原本没有的机会,这就足够了。”她说的这些,唐驳都懂,但并不因此感觉到沮丧,“毕竟我是个插队的,这样正好公平。”

真是半点都不带怕的啊。

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程白直言道:“人事部那边筛掉你的HR告诉我,在最近五年里天志从来没有进过一个二本法学院毕业的人。”

唐驳推眼镜一笑:“那他们一定也没有聘用过一个法考457分的人。”

无法反驳,的确如此。

因为一般来讲,法考分数这么高的一般都是名校毕业生,有这个分数,再有学历的加持,去的都是真正的红圈所。

更别说唐驳这分数太过罕见。

程白短短跟他对话这么两句,再一次轻易感觉出了这年轻人身上的锐气。

昨天的疑问,又浮了出来。

这时候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便望着对方,琢磨了一下,道:“数罪并罚那条漏洞,你怎么发现的?”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当年这件事闹得很大,但传播范围却不广,甚至只有一些法学界的大咖真正知道内情。

新闻媒体根本都没有报道。

流传在外的消息只有她被司法部等部门调查,但根本没有给出调查的原因,所以外界才会自然而然地黑她为人渣打官司,怀疑她是要用什么肮脏手段给嫌疑人脱罪。

唐驳是个明显的局外人。

但他偏偏知道了。

如果对刑法钻研很深,认真去想过,发现这条漏洞没什么好说的;但能将3·28杀邻案与这条漏洞联系起来,实在凤毛麟角。

唐驳不假思索地回答:“倒推。这件事一出,网上有的新闻报道我基本都看到过了,曾观察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曾有媒体报道过案犯入狱之后再次伤人,但很快它们都被屏蔽了。外界都说是程律花钱删帖,压下□□。可我研究过程律的案子,知道程律不会做这种事。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上面出于某一种原因,要把这件案子压下来。”

说到这里时,他停了停。

但程白并没有给什么明确的反应。

于是他冷静地继续道:“一般有关部门如果采取这样的手段,都是面临了比较严峻的问题。我大胆地猜测了一下,又查了律法计算,才敢真正确定。”

这一下,程白看他的目光才多了几分赞赏:“观察这么仔细还这么敢想的人不多了,你很聪明。”

唐驳抬眸看着她,眼底流露出几分犹豫。

她看出对方有话想说:“想问我什么?”

唐驳道:“程律被调查,应该是有关部门怀疑您有教唆案犯利用这个漏洞的嫌疑,但最终您安然无恙,也恢复了律师执业资格。这证明,从头到尾程律都是清白的,可网上那么多无理由的恶意揣度,甚至是人身攻击。您事后竟然没有一一提告,让我至今耿耿于怀。”

程白一下就笑出来:“告他们什么?”

唐驳道:“名誉侵权,诽谤。”

程白眉梢一挑:“然后呢?”

唐驳愣住。

程白的目光往那落地窗外转去,看见了外面冬日灰沉沉的天空,淡淡道:“当所有人都以为你不是个好人的时候,再多的澄清都是狡辩,告名誉侵权一个一个准,太容易。就算赢了,其他人也未必觉得人家说错了。在那个程度,于事无补。这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的。”

而且那时候……

她其实并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

唐驳这时候才想起,那段时间对程白来说,最沉重的打击可能不是舆论的种种重压,而是乘方突然的注销……

程白道:“这件事我都不在意了,你却好像比我还在意,为什么?”

唐驳考虑片刻:“至少该给那些人一点教训。”

程白摇头:“有更真的话吗?”

唐驳又考虑片刻:“这世间还有公理。”

程白依旧摇头:“不够真。”

唐驳定定看了她有三秒,终于道:“名誉侵权的起诉期限是2年,现在才过去1年多,我们可以告一个大的。人够多的话,就算是名誉侵权这种小案子也会有不低的赔偿。我缺钱,您缺时间。来到天志发家致富第一单,我觉得可以从程律开始。”

居然有人想做她的生意帮她打官司……

程白终于又笑了出来,用一种全新的眼神打量着唐驳。

“你真的很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