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梨紗最大牌助理(图1)

可能是案子终于忙完了, 也可能是终于找对了睡觉的地方, 搬回老屋之后, 程白好几年都没治好的失眠情况就有了明显的改善。

连着好几天, 都睡得不错。

要说唯一的不好,可能是跟隔壁洋楼别墅之间那条过道上的灯。

都一大早了, 还亮着。

很显然, 这栋洋楼的主人十分不缺钱。

电费是不放在眼里的。

她刚搬回来的那晚上,从这两栋楼之间的过道经过,还觉得夜里又盏灯照着路挺好。但这两天睡前,把窗帘拉上, 那灯的光亮都能透进屋里, 有点晃着, 就让人心里不那么好受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土豪……

又是一天清晨, 程白早起推开窗来, 盯着过道上那三盏灯半天, 想了想还是算了, 决定回头给自己换一挂厚实点的窗帘。

毕竟人晚上在黑漆漆的过道上开灯, 也是好心。

这几天,她都没去律所。

一是因为刚搬家。

回来的那天晚上虽然打整过了一遍,但很多家具其实已经不能用了,又因为常年不住人, 缺少很多日用品, 都需要回头添置。她列了个清单, 一一购置。至于程渝东留下来的那台留声机, 已经很破旧,而且放着很占地方,可她也没舍得丢,就放在客厅一角当个摆设。

二是联系钱兴成。

跟安和财险打完官司之后,她就收了钱兴成的名片。这些天在忙碌的间隙,都跟钱兴成联系着,又找了个时间在外面谈了好几天。

毕竟是她挖人,不好大张旗鼓。

钱兴成刚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十分受宠若惊,后面几天才渐渐冷静下来。

对他来说,这是个不能放过的机会。

整体都谈得很愉快,只等曾念平与安和财险这案子判决下来,他就能直接到天志。

事成后,程白给费靖打了个电话沟通了一下具体情况。

费靖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是根本没想到程白这么快就开始搭建团队了,只嚎着“程儿我果然没看错你”。她听得无言,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挂了电话。

三却是因为詹培恒了。

早在那天跟边斜剧院里看戏的时候,程白就已经收到过了詹培恒发来的消息。

那时他只问了一句,现在律所里律师赚么?

她于是嗅出了一点东西。

当时中场休息,直接就给詹培恒回了个电话。果然,詹培恒准备“下水”了。

在程白的印象里,这是个很顾家的男人,有一个温柔善良的妻子,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其本人更是儒雅有风度,典型的学者型律师,精通六门外语,绝对的才华横溢。

但他从业十多年,选的领域偏偏是国际私法和文化财产法里一个特别冷门的分支——

国际文物追索与返还。

履历说出来很吓人。

起诉法国某美术馆返还被盗文物,向英国某个博物馆追讨英法联军从圆明园掳掠的珐琅器,或者向丹麦的法院提请返还海关查扣的中国文物,等等。

可内里究竟如何,真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程白虽然号称“能为万金油律师正名”,但接受过的国际纠纷很少,只听说文物财产领域尤其是近似于给国家打官司的这种,又穷又苦还受气。

她连着跟詹培恒聊了好几天。

正好他那边一个起诉荷兰讨要文物的官司判决下来,输了,他13日就回上海,程白便约了他,晚上给他接风洗尘。

不过这一天,正好有天志每月一次的合伙人会议。

程白进了天志后,还不算正式参加过。

费靖怕她忘了,提前一天给她发了消息,让她记得早上十点准时到,还说有惊喜要给她。

程白当时盯着“惊喜”两个字看了半天,只怀疑会发生点什么“惊吓”,心里实在很想问,但一看费靖这故作神秘的语气,就干脆地忽略了,只回一句“收到”就结束了聊天。

合伙人会议当天,程白准时抵达会议室。

每一家律所,都有自己的风格。

有的跟律所的定位有关。家事民事的,装修风格都会亲民很多;主要做非诉的,装修都很高大上。

但更多的时候,跟最有话语权的那个创始合伙人有关。

在天志,这个人就是费靖。

至于他的审美……

进入这间奇特的三角形办公室,坐在这张奇葩的三角形会议桌旁,再看看费靖今天背带西装裤、白衬衫之外加的那条辣眼睛的橙色领带,程白只能默默地垂下眼去,瞅着自己保温杯里漂浮的枸杞,思考起自己为什么会被忽悠到天志来这种严肃的人生问题。

“例会项目还跟以前一样,不过今天加进来一位新成员,就是这位了,程儿。不用说,大家这几天肯定都已经见过了,我就不多介绍。”

费靖说话的时候,还坐在转移上转圈。

完全像是有多动症。

“一眨眼就到年底了,我看各个团队的业务都挺好的,大家交流交流?”

天志律所一共有八位高级合伙人。

除了费靖之外,尚有一男一女两位创始合伙人,眼下就坐在费靖两边。男的那位姓陈,叫陈炳国,已经秃得差不多了,国字脸,面容严肃,沉默寡言;女的那位姓纪,叫纪慧然,却是保养得当,身着职业套装,眼角只有些许鱼尾纹,唇边挂着笑意,一副温和模样。

剩下的五位高级合伙人都是后来出资入场的。

除了程白之外,全是男性。

主做资本与市场业务的戴华,穿一身高档的手工定制西装,手上戴块万国达文西系列的铂金表,看着风格跟方不让很像,毕竟圈内非诉领域,人人都想当方不让;

主做银行与金融业务的耿荣,比起戴华低调很多,不时转动着右手戴的戒指,总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主做海关法律服务的向连凯,面相看着沉稳,但却戴一副镜架镂花的克罗心眼镜,这个品牌出了名的小众、不羁,让他笑起来的时候很有别样的魅力;

最后便是主做争议解决的赵天理了。

在座的都一副开始做年末总结的架势,有的先做了点准备,照着念一遍,有的则更随意着,按着自己关注的重点谈。这部分人大部分都已经不做业务了,更多进行公司管理。

但程白的目光却落在赵天理的身上。

这位高级合伙人,有四十三岁了。

寸头,两粒扣黑西装,戴一块有些上了年头的浪琴手表,一脸的苦大仇深,不苟言笑,一看就是个经常上法庭的狠人。

他所带着的,正是天志规模最大的争议解决团队。

覆盖大部分诉讼领域。

团队内有数名一般合伙人和数十名资深律师。

整个例会上,赵天理都没怎么说话,轮到他的时候也不过就是简单地总结了一下最近一个季度的情况,接下来就把话茬儿扔给了坐在他右手边的程白。

但程白真没什么好说的。

才来天志没两个月,官司也没接几个,而且因为先前跟费靖沟通过,连个负责的方向都没有,只能含混地说团队正在搭建之中了。

戴华带了几分油滑,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恶意地调侃了一句:“程律当年在乘方可是呼风唤雨的,记得什么领域都做过,只要感兴趣的案子都接,钱有了,名也有了。现在空降我们天志,还没找到个方向,心里不会不舒服吧?”

程白原本挺舒服,听了这话之后就真不舒服起来了。

戴华在她眼底就是个低配版方不让。

而且还是超低配版的那种。

但大家毕竟还坐在同一张会议桌边,所以她勾了勾唇角,没翻脸,只道:“暂时没考虑清楚做什么,还真挺为难的。我看戴律最近挺忙的,听说刚接了一个企业的资产重组,要不我到您团队里,给您打个下手?”

戴华脸瞬间绿了。

他哪里能让程白来给他“打下手”?只怕到时候不是打下手,而是直接架空他了。

“呵呵,还忙得过来,不用了。”

其他高级合伙人见状,再想想前阵子在圈内广为流传的微信群编排程白被方不让艾特正主打脸的截图,便隐约明白了程白现在的风格,就算是心里对程白有些不满,但更多的是忌惮,也就自然地不多说什么了。

接下来又在费靖主持下谈了谈行业大势。

方不让前段时间那桩8000万的破产管理难免又被拉出来一遍又一遍地分析。

一直快到十二点,才算结束。

但临到要宣布散会的当口,费靖就咳嗽了一声:“那什么,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还请大家多留一会儿。”

众人都抬头看他。

也不知为什么,程白忽然就想起了他先前说的那个“惊喜”。

“是这样,你们都知道,那什么电视台啊,影视公司,要做律政剧的时候,都会找律所收集一下素材,他们业内称作‘取材’。咱们所虽然算是国内的一线所了,但一直都没有人来我们这里取材过,这怎么能行呢?”

费靖捋着自己那条鲜艳的橙色领带,一副全无私心、为了律所的模样。

但眯起来的眼睛,说明他心情很好。

“我们所的宣传,一向是落后于其他同等级律所的。所以,这一次我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从今天开始,我们要接受各种影视公司、工作室或者编剧作家之类的个人,来我们公司取材!这两天,就正好有一位超超超超级大牌的作家,联系到我,说想要来取材哟~”

超超超超级大牌的作家……

一种古怪的不祥预感,忽然就出现在了程白心里。

其他合伙人都还一头雾水。

费靖狡猾的目光,便已经落在了程白的身上,脸上顿时挂出和蔼的笑容来,透出一点讨好的味道:“目前我们律所,稍微闲一点的,也就是我们程律了。而且程律身为我们律所的高级合伙人,连个助理都没配,这多少有点不好。所以,一是这位来取材的作家自己有意向,二是我们经过了考虑,都决定让他跟着程律,就当程律一段时间的助理。程律没有意见吧?”

当她的助理?

这就是费靖说的“惊喜”吗?

程白抬起头来,勾了勾唇角,看起来十分和善,但这笑落在某些心虚的人眼底,就颇有一种令人悚然的皮笑肉不笑之感了。

“敢问,费主任说的这位作家是?”

“啪!”

费靖直接一拍手,就等着程白问这句呢!

“人就在外面等着呢,大家稍等一下!”

话说完,这只灵巧的胖子竟直接从转椅上弹了起来,拉开会议室紧闭的大门,就走出去把坐在隔壁小会议室的人拉到了合伙人这间会议室,还自己给配了个出场音乐。

“当当当!”

“著名畅销书作家,我的偶像,边神!怎么样,程儿,给你安排了这么个大牌助理,够有排面了吧?”

边斜今天穿得正式一些。

一身深墨蓝的西装,服帖而有设计感,极为合身。只一粒扣,窄边的翻脸向两侧散开,里头一件深色的衬衫,散开两颗扣子,没有打领带。外头却罩着一件厚厚的大衣,很长,也更衬得他人高。

肩宽腰窄,是能撑得住正装的。

但这一件大衣加上,就让他显出几分让人舒坦的闲适与从容来。

站到会议室门口,他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挂上了礼貌的微笑,先道了一声“大家好”,然后便转向了程白。

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这一时笑露出了一口白牙,只向她眨了眨眼:“接下来这段取材的时间,我就是程律的助理了,还请程律多指教。”

指教?

装的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真的很靠谱呢!

程白可记得这是个挑食、事儿逼的杠精!

要他成了自己的助理,还不知是谁伺候谁呢。

她承认,先前她是对这人有兴趣。但很快就意识到大家不是一路人,在一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放下了。

可谁想……

这人天堂有路偏不走,要来闯她地狱门!

坐在会议桌边,程白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又移到一脸得意的费靖身上,在两人间来回逡巡了半晌,最后才定定地望着边斜,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边大作家客气了,能指教的,我一定到位地‘指教’。”

边斜:?

费靖:???

等一下,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好像有哪里不对!背后,忽然有点奇怪的凉飕飕……